LIN临

【自翻】【FF7】Entwined Lines -上

(❁´◡`❁)*✲゚*Sephiroth/Cloud向同人翻译练习, 时空旅行梗,本篇有萌萌的小萨\(^o^)/......和比他大的云片~,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397373/chapters/7626434?view_adult=true

原作 by icynovas

授权书




***在发现了一块奇怪的时间魔石后,萨菲罗斯在他人生成长的不同阶段都遇见了那同一个人。问题是...为什么呢?***



Chapter 1    七岁到十岁



七岁的时候,萨菲罗斯偶然发现了盖斯特教授用来做研究的,小心地藏在研究室里的一堆魔石。当他仔细,好奇地靠近观察它们时,他记起教授曾经教导过他魔石的用途还有起源,他的目光落到了一颗特殊的魔石上。


它的表面是昏暗的,其它的魔石的光芒也没有反射到在它上面。更加好奇地,萨菲罗斯看着教授写在上面的备注,教授以前曾经给过他东西,上面就有着一样的手写字迹,他的心因为上面的字收紧了。


【猜测这是一颗转换时间的魔石。从历史文本翻译中重复的单词“命运”和“连结”之中可以看出这点。还需要更多的研究得出结论。】


萨菲罗斯举起这颗魔石,在光线下仔细研究它,希望能找出任何证据证明它是一块时间魔石,它是无色的,但时间魔石不应该是无色的。


他全神贯注地研究着这颗魔石,以至于用了一点时间才发现他的手指间热量在不断增加。但即使这颗魔石慢慢变得灼热的时候,萨菲罗斯也并没有放开它,


它开始散发着不同颜色的光芒,萨菲罗斯被这种景象惊呆了,并没有注意到他站立的动作变得困难。


然后他的世界变得一片漆黑。




---------------------------------------------------




当萨菲罗斯醒来时,他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旁边还有一个人---一个男孩,他在心里更正,男孩的年龄与他相仿---正在好奇地凝视着他。


萨菲罗斯眨眼,男孩也回眨眼---然后他转身叫喊,“妈妈,他醒了!”


这时他终于有了站起来的力量,一个金发女人,也许是男孩的妈妈,站在他躺着的床边,为他调整了一下枕头,让他能坐起来。“你感觉好一点了吗,亲爱的?”


亲爱的?他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喊过,但女人声音里面的温暖让他没有开口更正她,“是的。”即使他感觉到喉咙很干燥,他还是这样回答女人了。


就好像是感受到了这点,女人让他的孩子拿来一杯清水,然后在这段空隙里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的父母在哪,他叫什么名字。一直以来,他都被教导如果任何在实验室外的人询问他的信息时,他都必须要保持沉默,所以他这样做了。女人留意到了他的不情愿,也没有再询问他了,而是开始把他作为大人一样严肃看待。


在吃过了一顿也许是他吃过的最美味的食物后,萨菲罗斯发现他头一点一点,想要睡觉了---女人,她自我介绍叫克劳迪娅---把他按到了床上。


当他醒来时,他觉得他比前一天好多了。他环顾着他周围的环境,看见了克劳迪娅的儿子,克劳德---老实说,萨菲罗斯对他们相似的名字十分疑惑---是这里唯一剩下的人。男孩正坐在他的床边,似乎在读着某些东西,“妈妈出去工作了。”


昨天的时候,他了解到是克劳德在门口发现了失去意识的他,并将他带进来的。萨菲罗斯想他应该表现出感激的样子---至少根据盖斯特教授曾经对他的教导,他要这样做---但他不知道该怎么表现出来。


他们两个笼罩在沉默里。克劳德继续读着书,萨菲罗斯也继续观察,直到他再也忍不住了他的好奇心,开口询问,“你在读什么?”


克劳德停下来,眨着眼,似乎很惊讶他问了他问题。“噢,是一本漫画。”


“一本漫画?”那是什么?


“你知道,像是一本书,但里面都是图片。”当萨菲罗斯显得更加困惑的时候,克劳德站起来把书摊开展示给他看。


克劳德用了一会儿来解释漫画是什么,然后萨菲罗斯慢慢发现它读起来很愉快。克劳德变得更加平易,充满热情,渴望地向他介绍所有他需要知道的东西,也变得毫不犹豫地接近他。


一个接着一个地,萨菲罗斯接收着这些知识,他从来不知道世界上存在着这么多有趣的东西,从来也没有一个同龄人和他分享这些。在这段短短的时间里,他忘记了他是从哪里来,他现实里的生活是怎样子,当克劳德给他看最新一期魔晄侠的漫画时,他想象着他是和克劳德一样成长的小孩。



----------------------------------------



当萨菲罗斯醒来时,他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实验室。在他捡起魔石到现在,时间似乎并没有过去多久。


那座小小的房子,家常菜的温暖,还有他从那对母子里得到的照顾浮现在他脑海。


那全部的只是一个梦吗?


他的指间感受到了热度,他低下头,看见魔石的光芒消失了。


也许不是。



-------------------------------------



时刻考虑到任何一个可能,即使是最荒谬的---有时最荒谬的才最可能。


这是盖斯特教授的座右铭,他确信萨菲罗斯已经深深记住了这句话。


萨菲罗斯得出的结论是,他被魔石送到了一个不同的时间点。但这是未来还是过去的时间就犹未得知。从他发现魔石开始,已经过去几年了。现在他十岁了,当他没有任何事情做时,他就会单独在房间里,研究着这颗魔石。


在这平凡的一天晚上---他完成了一次模拟战斗之后---萨菲罗斯闭上眼睛准备睡觉,如同往前一样手里紧紧握着魔石。但当他听到一个古怪的声音时,他睁开眼睛。


他不在实验室里了。


不同以往一样,他的眼睛被明亮的阳光照射着,萨菲罗斯用了一小会儿得出结论他是在一艘船上。想要开始熟悉他所在的环境,萨菲罗斯开始探索着。


他口袋里魔石的嗡鸣声提醒了他发生了什么事。他询问离他最近的人现在是哪年哪日,那人抬起一边眼皮,他告诉他现在是第四个零世纪。萨菲罗斯的反应是迷惑的,路人叹了一口气,给他解释。


“新的一个千禧年,孩子!五台的战争结束了!”


那是那场他将要被派去的战争吗?


日期是...未来后的十年...


缓慢地消化着这个事实,萨菲罗斯更加仔细地观察着他周围的人---即使他知道这并没有什么作用,因为这些年来他从来就不被允许出外太长时间---在人群之外,一个依靠着栏杆的孤单的人吸引了萨菲罗斯的视线。没有考虑为什么,萨菲罗斯朝这个人靠近。


当这个人站直时,熟悉的特征映入眼帘---明亮的蓝色眼睛,金发,尽管他的眼睛比他在记忆里记得的更加疲倦,头发更长---在他能够呼唤出记忆里形成的那个名字之前,另外一个人--克劳德---在他张开嘴巴时瞪着他。“小鬼,你在看什么?”当萨菲罗斯走近他坐在一根栏杆上时,克劳德发出嘲弄的声音,“算了吧,我也不想知道...”


一开始,萨菲罗斯有些受伤---克劳德怎么可以...在他还记着他的时候忘了他呢?---然后他有些生气;

他不能这么对他不理不睬。所以萨菲罗斯做了他认为在这种情况里最适当的事:他上前,坐在克劳德的旁边。


“你还在这里吗?”即使萨菲罗斯不很通人情世故,克劳德声音里的烦恼也无法忽视。


“你不也是个小鬼.”萨菲罗斯开始引用克劳德先前说过的话。当克劳德的烦扰变得更加明显时,萨菲罗斯忍不住开口询问,“你怎么了?”


“我比你大...这也不关你的事,去烦别的人。”


萨菲罗斯没有动。


几天过去了,萨菲罗斯开始习惯于每天在船上跟着克劳德,以至于其他乘客开始认为他是克劳德的朋友---即使克劳德强烈地否认了这点。


故意地让克劳德陷入困扰,让他生气很有趣。但认真来说,萨菲罗斯奇怪什么使克劳德从以前那个热情友善的小孩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在这里的第三天里,萨菲罗斯还在未来。萨菲罗斯确信上一次的时间里他最多只呆了两天。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考里,没有留意到一群大一点的男孩撞到了他了---因为他被严格训练不会触碰到任何人----所以他避开了其中一个人抓住他肩膀的动作。


“你在船上乱跑什么呢,小鬼头?”其中一个人问。


“我打赌他就是那种爸妈都不管的熊孩子!”另外一个人回答了。


尽管变得非常迷惑--还有生气,因为这个猜测和真相相距不远---萨菲罗斯明白他们的目的是伤害他,在其中一个人击出他能够轻易躲开的一拳之前,克劳德站在他身后,朝着未遂的袭击者皱眉。“欺负一个比你们块头是你们一半的小孩,做得好嘛。”他声音沉重里带着嘲讽,踏步走向萨菲罗斯身前...保护着他。


“没有人要问你的意见,金发佬!”


“那么我要揍你的脸也不用问你的意见。”克劳德挑衅。


萨菲罗斯知道他应该帮助克劳德,但他惊讶于像克劳德这样一个骨瘦如柴的少年居然敢向四个比他强壮,比他大的人的情景里了。幸运的是,在打斗愈演愈烈之前,船长过来分开了他们,教训了他们每一个人,威胁着要把他们从甲板上扔下去。


“怎么了?”当萨菲罗斯一直看着他时,克劳德擦拭着他嘴上的血。


“像你这样和他们打架是鲁莽的。”萨菲罗斯最终说。


克劳德像是被逗乐地哼了一声,但萨菲罗斯并没有感觉到轻松了一点。“还有你没有必要像这样护着我,我能够自己解决。”


“好啦,不要充好汉了,小矮子。你在这教训我还不如跟我说声谢谢呢。”


“你为了我惹麻烦...”以前为了他卷进麻烦的人最后总是会...死掉的。


克劳德仅仅是耸耸肩,“我习惯这样了。”


再也找不出理由了是吗?“谢谢你,...?”萨菲罗斯假装着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克劳德。你呢?”


“萨斯。”这是他能很容易想出来的最像他自己名字的词了。


“萨斯,不客气。”即使克劳德的眼睛里可能带着嘲弄,萨菲罗斯发誓他能够看见克劳德的回答里面带着笑意。



-----------------------------------------



“来这里。”在刚刚入夜的时候,其他的乘客都呆在船舱里,甲板上面只有他们两个人。把胃里所有的东西都吐出来后,克劳德坐下来,后背靠着栏杆。萨菲罗斯认为一些果汁或者水应该会有帮助。从他所观察,克劳德没有吃任何固体食物,只是习惯于摄入液体和药物。


带着病旅行肯定很困难。


至少这样我不用花很多的钱。”当萨菲罗斯询问时克劳德这样回答,以此消除他的担忧。


“你是在哪里拿到的?”克劳德指着那杯新鲜的柠檬汁,那太贵了克劳德不会花钱买的。


“我问船上层的一对夫妇拿的。”就像他之前吃的食物一样。


“你这是在拿我取乐子吗?”


“为什么我要这么做?”


克劳德哼了一声,然后笑了。他脸上的表情变得软化了,这使萨菲罗斯惊讶。“所以你是从哪里来的?”


萨菲罗斯转开眼睛避免直视着克劳德,“我...没有一个故乡。”他所知道的一切就只是实验室。


克劳德并没有因为他的答案而感到困扰。“小矮子,每个人都有家乡,只是没有人告诉你而已。”


也许是这样吧...“那你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尼布尔海姆,”克劳德叹了一口气。


“那里很漂亮吗?”


“有些东西是这样的。”


萨菲罗斯没有错过克劳德回答里的含糊其辞。“那么其他的呢?”


“你的睡觉时间是不是过了?”这是一个明显的转换话题的信号,所以萨菲罗斯最后放弃了追问。


“还没有,我打算慢慢地比平时睡晚一个小时。”


克劳德给了他一个有趣的目光,“你真是个古怪的小孩。”


“你也还是个小孩,”萨菲罗斯提醒他。


即使说了他会睡晚一个小时,萨菲罗斯发现他开始打盹了,身体慢慢靠到了克劳德的一边,最后把头靠到了他的肩膀上。


在睡眠里他的思维开始变得模糊,当萨菲罗斯注意到克劳德没有推开他,让他靠着的时候,萨菲罗斯笑了。







Chapter 2    十岁到十三岁




“欢迎来到朱农!”


船最终到达了目的地。朱农港口相当忙碌,货物和乘客不断进进出出。在人群的中央,萨菲罗斯和克劳德是一道古怪的风景,所有人和东西在他们身边移动着,他们两个则保持站着的动作。


“所以...找个地方睡觉?”克劳德调整着他背上破旧的背包。


“不。”不仅这是萨菲罗斯的时代,他甚至也对这个外面的世界了解也不多。


克劳德看起来担忧了短短一段时间,然后他耸肩,“小屁孩,你够麻烦的...”没有给萨菲罗斯机会问这是什么回事,克劳德抓过他的手,拖着他一起走。


克劳德的手粗糙带着伤痕,但很温暖。被这种安慰的气息包围着令萨菲罗斯感觉很好。




--------------------------------------------------




“你为什么要离开尼布尔海姆?”


为了获得一个可以暂时休憩的房间,克劳德同意了做房东给他们的任何工作。萨菲罗斯想要帮忙,但克劳德拒绝了,他说萨菲罗斯还太小了。


我不想成为一个负担。


谁说你是负担的?


最终,萨菲罗斯还是自己在旅馆里找到了一份报童的工作---在学会了基本的要求后,萨菲罗斯发现发现工作很简单---他秘密地把他所挣得的收入放到克劳德的工资里,因为他了解到克劳德有着强烈的自尊心,使他拒绝他最需要的帮助。


他们在朱农的四天里,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工作上。今天,房东给了他们一天休假,他们收拾了他们的房间,聊了各种私人和荒谬的话题后,他们打算利用这天休假去游览这个城市。


萨菲罗斯没有再询问克劳德关于他家的问题,但他必须知道克劳德这样一直外出流浪的原因。


克劳德听到他的问题后表现得很犹豫,这使萨菲罗斯更加好奇这个原因了。克劳德打开他的背包,用了一会儿梳理他的思绪,然后拿出一张折叠着的纸,把它递给萨菲罗斯。


展开纸张,萨菲罗斯看见了一个标题,下面是一张黑白图片,在看见它时,萨菲罗斯轻轻喘了一口气。


...图片上的是他自己,更年长,更成熟的他,但还是


老实说,他对自己未来会长什么样没有太多想法。但现在他看见了,他只是被惊讶到了。他矮小的身材,不协调的四肢,脸上的婴儿肥...所有的都消失了。


他看起来十分高大,令人敬畏又激动


他开始读上面的标题“神罗的英雄带着胜利回归”,然后眼睛转向克劳德。


克劳德把他的沉默当做一种暗示,开始说话,“我想和他一样强大,这是我为什么想要加入神罗的原因,我想成为一名精英特种兵。”


“特种兵?”萨菲罗斯惊讶着,只能重复克劳德的话。


他将会成为特种兵计划最优秀的候选人,这是个完美的开始。


萨菲罗斯记起了有人曾经这样谈论他,他知道他做到了。


慢慢地,克劳德感受到了萨菲罗斯的犹豫,于是他开始向他解释,克劳德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萨菲罗斯从来没有看见过的光芒---特别是当他和年长的克劳德说话的时候。


萨菲罗斯再一次看了看照片,他疑惑在这个时代里他过的是怎样的生活,他成长为了一个怎样的人,让克劳德这么深刻地崇拜着他。


“我想和他一样强大...”


萨菲罗斯记起克劳德走到他身前,为了他打架,只是为了保护他的时候。


“可是你已经很强大了。”


克劳德停下来,眼睛睁大了一点,窘迫地抓着后脑勺像是要反驳萨菲罗斯的话,手里还拿着一个...


“你脸红了吗?”萨菲罗斯侧着头,好奇而愉快地问。他得到的回答是扔到他脸上的一个枕头。


萨菲罗斯以牙还牙,把枕头砸到了克劳德得意的脸上。当枕头落下,他看见了克劳德脸上震惊的表情。


他从来没有意识到把东西胡乱丢到别人身上会是这么愉快的,但现在他知道了。


萨菲罗斯笑了--克劳德之后说他是咯咯笑的,当然他通常不会这么做---克劳德在他们这场搞笑的打架里打翻了一瓶水,萨菲罗斯分辨不出克劳德在喃喃自语的是什么语言,但他相信克劳德肯定在诅咒他,而且花式多样。


这天晚上,萨菲罗斯是带着微笑入睡的。


早上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再次回到了实验室,房间里除了他自己空无一人。



----------------------------------------


雨滴敲打着他房顶的声音是刺耳的。有雨水从房顶下渗漏进来,雨水落在他的脸上---直到他的脸上完全湿淋淋一片。


即使如此萨菲罗斯也没有挪动他的位置,男孩躺在床上,漫无目的地盯着天花板,手指间转动着那颗时间魔石。不管多少次闭上眼睛,他都无法入睡,所以他继续这样清醒着,等待着再次被某人需要的时刻


这不是他在这里的第一天,但萨菲罗斯还是想要逃离这里。尖叫,哭喊,尸体,血迹---这样的事情足够多了。


他时常幻想着离开了实验室后的生活,极致这样渴望着,但事实上并没有明亮的阳光和温暖的手帮助他逃离,他被命令把一切浪费掉,就像他一直被训练这样做的---就像他是为了这样而出生的。


“孩子,如果你想要活下去,你要站到这里的顶端。”


萨菲罗斯毫不怀疑如果他被证明是个失败品后,他会被抹杀---毕竟作为一部分他的训练,他自己亲身抹杀了不少失败品。所以他做这一切只是为了生存,他需要利用所有他能用的东西作为他的优势---他的年轻是他最大的优势。


他才十三岁,他还想要活着。在这条路上所得到的名誉,赞扬还有欢呼也不过是空洞的声音。


雨水突然把他全身都打湿了,它们落下的频率变得更加急剧。


萨菲罗斯发觉他正站在雨里---他周围的环境已经改变了。


他不是在五台里了。


“萨斯?”他听见了有人柔软地呼喊他,他的心跳得更快了。那声音比他记得的要深沉,但还是带着那独特的口音。


他眨去眼睛里落下的雨水,转身去看呼喊他的人,想要确定他是谁。那人脱下头盔后,金色的钉子头发跃现在萨菲罗斯眼前,是的,克劳德在震惊地看着他,他穿着某种制服---看起来像是军服的改良版---腰侧绑着一把步枪。


“嗨...”萨菲罗斯喘了一口气。



TBC



评论(5)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