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临

【自翻】【FF7】On Alternative Realities

sephiroth/cloud向同人翻译,简单来说就是这两个人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然后愉快地搞在一起的故事【。】互攻暗示注意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784092






chapter 1






这就像一次他们无法避开的列车事故。上一瞬间他们在进行生死决斗,星球的命运再次悬挂在他们的头顶,下一瞬间,他们周围的环境改变了,他们看见了他们




确切来说,是另外一个他们,但还是他们,他们正在紧紧地叠在一起,热情的亲吻。




他们无法移开视线,即使他们能,他们对现在发生的事什么也不能做,因为无论眼前的景象是多么可怕,他们没有办法出去,也没有办法打断。他们的身影是透明的,别人也听不见他们的声音。




克劳德知道这种灵魂出窍的体验,但他从未想过这种体验是令人痛恨的---为什么他非得这样呻圌吟尖叫?




“你叫得真够大声的。”萨菲罗斯在沉思。




“那你看起来也很享受嘛。”克劳德尖利地反击。




萨菲罗斯想要说什么,但他看见了另外一个自己几秒钟撕开了另外一个克劳德的上衣,令他想要恐慌地哀嚎的是,名叫萨菲罗斯的生物应该更宁愿再一次回到生命之流而不是在这里呻圌吟高喊。他移开了他的视线,发出一声嘲笑。




他们两个人保持着沉默,而他们被迫观看的情事渐渐变得更加热烈。




克劳德不得不看一下是什么让另外一个他这么该死的尖叫,然后,噢---




他从来没有意识到他的身体这么柔软,显然,萨菲罗斯也没有---他在看着眼前的景象后,沉思着回望克劳德。




克劳德不知道是什么让他的脸变红了,“不。”




“我什么也还没说。”




“你在心里这样想了。”




萨菲罗斯假笑着,笑容如同他每一次重返星球的一样得意,“你也是一样。”




克劳德的回答被另外一个他的哀求声打断了,他咽了一下口水。




事实上萨菲罗斯才没有那么好呢,是吗?




被他想到的另外一个人则陷入了极度的矛盾里,他病态地看着另外一个自己迷失在愉悦里。




这真的感觉这么好吗?偏偏是和克劳德一起?




如同他们突然离开一样,当他们突然回到他们刚刚打斗过的地方时,不需要更多的催促,他们自动继续他们在生死关头的打斗。




但---可能---有些东西变得有一点点不一样了,他们缠绵交集的视线,他们之间的接触,他们的距离拉得更亲密




当克劳德再一次杀死萨菲罗斯后,他没有抬头看着他消失,萨菲罗斯也没有和他以往一样放话。




他们都感觉到了那种遗留下来的,未知的尴尬。










chapter 2








克劳德设想过萨菲罗斯会再一次回来的,但他从未想过这种情况:男人在他的旅馆房间里等待着他,他坐在克劳德的床上,双圌腿随意交叠着,大衣整齐地叠着放在旁边。




克劳德瞬间做出准备战斗的动作。




“我不是来和你打架的。”萨菲罗斯开始对他说话,对于一个刚刚胸膛被大剑穿过的男人,他表现得太冷静了。话又说回来了,对于这个男人来说,这样真是一点也不意外。




“你的出现就是开始需要打架的时候,”克劳德在发现萨菲罗斯站得离他太近之前反击。当他发出嘶声,屏住呼吸时他听见了他的心脏在扑通扑通地跳,但当任何事和萨菲罗斯联系在一起时,都是不应该被允许的。




“我确信你留意到了我们之间的新发展,克劳德。”萨菲罗斯的声音在他的房间里回响,就像一只烦人的幽灵一样,克劳德可以看见他的影像,但却感觉不到他的气场。“这让我开始疑惑,你知道在好奇心面前我的自制力是多么的薄弱。和你做圌爱的感觉真的有我们看见的那么令人满足吗?就像我们的打斗那么愉悦?”克劳德感觉到一只手指滑过他的下唇,另外一只则令人困扰地在他脖颈上滑动,他感受到了打在他耳朵上的灼热的呼吸,男人的声音性圌感地颤动着,里面没有嘲弄的感觉,而是一种渴望。“就一次,克劳德,让我们满足我们的好奇心。”




萨菲罗斯根本不应该把他的嘴唇这么柔软地覆在他的上面,他们的唇圌瓣相交,“我知道你也一直这么渴望着...”因为尽管他们之间有这么多的障碍,也许从男人在他耳边轻声说话的时候开始,克劳德还是如此轻易地就被引诱了,他的渴望使他更用力的把他们的嘴唇贴在一起,他感受到了萨菲罗斯再次聚集成了一个物理的形态,他感觉如此沉迷,他真的他圌妈圌的呻圌吟出声了,这让克劳德想这是多么的不公平,多么的残酷。




萨菲罗斯咬噬着,品尝着他的嘴唇,他的手不受控制地伸出,在克劳德的身体上抚摸着,然后放到了克劳德背心的拉链上,这种感觉令他着迷,他陶醉在他们急切的亲吻里。




“克劳德,”萨菲罗斯呻圌吟着以感人的速度脱掉他们身上穿着的所有东西,亲吻着他一手造成的疤痕,这并不是为了抚圌慰,而是为了回想。令克劳德感到扭曲的是,这比他经历的任何事都要美妙,他从未因为这样而这么兴奋。




这发生的一切冲击着克劳德,他觉得它们不可思议地熟悉。




残酷地,热烈地,带着绝望地,他们就是这样互相满足对方的需要,他们对彼此的敌意令人惊奇地消退,这点燃了他们彼此的动作,如果萨菲罗斯亲吻他的话,这是为了阻止他发出声音;如果克劳德选择躺在萨菲罗斯身下的话,那更多的是一种挑衅而不是给他的一个机会;如果萨菲罗斯在干圌他的时候克劳德允许他把他的大圌腿抬起来,几乎要把他的身体折成两半的话,那是为了看他们能到达多远。




他已经好一段时间没有和别人做圌爱了,这就像另一次他从不会向任何人提起的一圌夜圌情,他会遗忘掉它的,他会要求萨菲罗斯动作得更快,更用力,他会回想起当萨菲罗斯听见他的哀求的时候,表现得是多么沉迷在愉悦中的样子。




这不会再一次发生的,即使克劳德觉得这不是他第一次的经历了。




他们沉默地尖叫着共同达到了高圌潮了,当他们回想起现实的时候,他们瞪着对方,为刚刚不该如此美妙的过程困惑,不知所措。




“好吧...”克劳德穿上裤子,从互相瞪着对方的过程中圌出来去够他的剑,他需要调整自己,让他自己回到现实中,“我们已经---”但萨菲罗斯再次更加贪婪地亲吻了他,这激起了克劳德需要品尝更多,知道更多的感觉,这种感觉在熊熊燃烧着。










克劳德送包裹的时间要晚了,“都是你的,”他咆哮着,喘不过气地把头向后仰,大圌腿摇晃,欲圌望在萨菲罗斯的嘴里冲撞着---很多年前他就梦想着这么做了,在很多个被沮丧填满的夜晚里,他就是想这样做的。萨菲罗斯长了一张漂亮的嘴巴,他也知道怎么彻底地利用他的优势。






萨菲罗斯眼睛里的目光是得意的,就像每一次他把克劳德向后拖回床上的样子。克劳德不得不这样说,“已经够多了---”




萨菲罗斯的脸颊做出吸吮的动作,当克劳德射圌出来时他不得不用尽全身的力气不要在嘴唇里吐出萨菲罗斯的名字,但他失败了。












这必须停下来,他用鼻子闻着,用眼睛感受着萨菲罗斯,最令他焦虑的事情是他喜欢这样子。




“我疑惑如果让你干圌我的话,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当克劳德想要又一次停下来脱身的时候,萨菲罗斯沉思着,对着停下来的克劳德假笑。




“不要这么他圌妈圌的得寸进尺。”虽然这样说了,克劳德才是那个把萨菲罗斯按下来,从胸腔里大力亲吻着萨菲罗斯的人。












克劳德猛然醒悟地坐起身。




“这就是我们曾经看过的画面。”




“什么?”萨菲罗斯茫然地问,他的头发凌圌乱,显然,这样酣畅淋漓的做圌爱使萨菲罗斯变得完全不在状态。如果不是因为现在的惶恐的话,克劳德会觉得很自豪的。




“我们曾经看到的是未来的一个画面,现在我们真的这么做了。过去的我们看见了,觉得好奇,然后就导致了现在的状况。”




“意思是这是一个已经发生过的时间悖论导致了现在的结果?”最后体会到了这一点,萨菲罗斯皱眉,“相当有趣,不过为什么?”




终于对他们搞在一起的事情得出了一个结论,这真是太好了,克劳德把一只手插到头发里,“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我们应该把这个秘密永远憋在我们的裤裆里。”




萨菲罗斯哼了一声,当他从上到下看着克劳德裸圌露的敏感的身体时,他可疑地没有表现出明确的态度,“不。”克劳德马上对他说。




“我什么也还没说。”




“你在心里这样想了。”






END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