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临

【自翻】【FF7】Magnificent

把存货翻出来啦(❁´◡`❁)*✲゚*   Sephiroth/Cloud向同人翻译练习,  王子恶龙和猎人的老套甜蜜蜜故事,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647958


“你的任务是杀死尼布尔海姆的古老城堡里的恶龙,把王子救出来。”

通常来说,克劳德并不会接受一个如此可疑的任务:要求含糊,而且报酬在他成功完成任务后才能得到。

“我们想要确保你能履行你的承诺。”这是神罗国王的理由。

通常来说,克劳德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拒绝这个任务...但今时今日,一贫如洗的他如果还想要挣钱糊口的话,他别无选择。


...............................


除了惯例而又俗套地打败了大量而强壮的敌人外,这个任务跟克劳德以往接下的相比,一个优点就是克劳德知道从米德加到尼布尔海姆的最近的路;毕竟他是在尼布尔海姆长大的。他没有那么喜欢这个小镇,所以他很庆幸城堡离小镇还有一段距离,它周围围绕着山峰和自然风光,跟周遭贫瘠的地表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克劳德怀疑这样强烈的反差是由魔法造成的。

他站在城堡的大门前,然后他听见了恶龙轰然落地的巨响,拍打翅膀的震动声。克劳德转过身去,面对他的敌人。

恶龙周身覆盖着黑色和银色的鳞片,它的眼睛闪烁着碧绿色,瞳孔尖长。它看着克劳德的眼神就像是带着高高在上的气势俯瞰着那令人厌烦的小虫子,它当然有权利这样做,这条龙是克劳德所见过的最华美绚烂的生物。

不得不和它战斗真是太不幸了。“嗨,看这里,”克劳德挥动着手里的剑,跟它打招呼。

恶龙侧着头,身体十分轻微的向前倾了一点,就像它被引起了兴趣,或者是要用这个动作来恐吓克劳德。

好吧,恶龙绝对会失望的,因为克劳德太久不知道恐惧为何物了。


-----------------------------------

夜晚降临了,克劳德筋疲力尽,靠着一个小湖泊旁边的一棵树上休息,并且谨慎地周围扫视着,以免巨龙会突然出现。

由于他只有一瓶留起来以备不时之需的治疗魔药,他现在的形势十分严峻。和龙直接在地面上战斗,且没有足够的魔药被证明是无用的。恶龙喷出的火焰范围极广。克劳德仅仅能做出躲避火焰的动作,而无暇再进行攻击。这样的躲避从白天一直持续到晚上。奇怪的是,在将近日落的时候,恶龙匆匆忙忙地后退了,留下了松了一口气的疲倦的克劳德。

当克劳德把视线从遥远的天边转向湖泊时,他震惊的看到有人在那里洗澡。尽管从这个角度,他看不见那个人的脸,但他眼前的景象还是让他完全入迷了---月光下长长的银色头发闪烁着光芒,高大强壮的身体带着无与伦比的优雅动作着。克劳德想他也许是太疲倦了,以至于眼前出现了那绝美的海妖的幻象,他似乎是完全沉浸着这幅美景里,不敢大喘气呼吸来打破它。在他能够鼓起勇气昭显他的存在之前,那只海妖从眼前的景象里消失了,这使他更加坚定他所看到的不过是梦里的景象。


---------------------------------------


早上的时候,那条龙再次出现了,然后克劳德又重复了昨天的失败。

几个星期后,克劳德坐在湖边他惯坐的地方边,沉浸在脑海里的千头万绪里。

恶龙不仅很强大,而且还不可置信地聪明,它迅速而敏捷地躲过了克劳德的每一枚刀片,并在空中将它们反弹插到地面上。这形成了一个临时的陷阱,使克劳德在地面上举步维艰。

对于简单的伤口克劳德想要克服它,他发觉恶龙并没有抱着杀死他的目的和他战斗,而是几近于一种挑战,就像是一场较量和过招。他应该更早发现这一点的。毕竟,有一次克劳德试着爬到龙的背上时,它等待着,直到飞到湖中心时才转动身体,把他扔到了湖水里。

这当然给他的任务设置了障碍,因为克劳德无法杀死任何也不想着杀死他的生物。他从它身上学到了尊重,它是他有价值的对手。

把他的剑靠着一棵树的树干上,克劳德取出了治疗魔药。他缓慢地走向龙,抬起头举起瓶子。“你受伤了。”

龙看起来几乎没有被感动的样子。这是可想而知的。“如果你想问的话,我没有想要用这个毒死你。”他抿了一小口魔药,身上一些浅一点的伤口痊愈了。“看见了吗?”

恶龙眼中的疑惑变得少了一点点,它低下头颅,张开嘴巴。站在几个小时前喷出灼热火焰的嘴巴前,但克劳德却没有他意想中的那么紧张。他把魔药倒进恶龙的嘴巴里,在龙咽下一口魔药后把视线移向旁边,看见恶龙左翼上一条巨大的伤口完全痊愈了。

拍了拍龙的鼻子,当它犹豫着弯下身体接受他的碰触时,克劳德微笑了。“对于过去的几个星期,我...我很抱歉。”

龙哼了一声作为一个回答。


----------------------------------------

克劳德需要找出一个方法完成他的任务,一个既能完满达成目标,又无需让他的剑染上龙血的计划。

如同福至心灵一样,他想到了。这是如此的简单,他痛恨自己没有早一点想出来。

杀死恶龙是为了解救被困的王子。即使克劳德既没听过,又没见过王子,但他一定在城堡里。如果他能试着在龙的眼皮子下把王子悄悄救出来,护送回米德加的话,他也许就不用杀死恶龙了。

进入城堡十分简单,恶龙甚至没有出现在城门前防守。然后,当克劳德愈加深入地搜索城堡的大厅,房间,地牢时,一个他越加不想相信的沉重的事实浮上水面,

从点着的火炬,表面上不染尘土的书堆,干净的碗碟来看,这里的确有着人类生活的痕迹。但他的视线里没有出现过一个人,除了他自己的脚步声,他没有听见任何声音。无论是谁在城堡里生活,那都肯定不会是被囚禁的王子。

所以,这个任务是完全无意义的。


------------------------------------------


离开城堡时,克劳德遇见了龙,它正端坐着,就像是在耐心地等待着他一样。他发誓恶龙看着他的目光是庄严而严肃的。然后克劳德笑了,笑容里带着一点点的被逗乐,和大部分的苦涩。

“现在我还要做什么呢?”这个任务曾经是他唯一生存的指望,现在他所有的资源都耗尽了。

恶龙动了一下,向克劳德展开了它的爪子,里面躺着一条巨大的鱼。克劳德震惊地问,“这是给我的吗?”‘

龙点了点头。

克劳德看着那条鱼,从他估算来看,这足够他一周的食物了。他的脸上绽开微笑,拍了拍巨龙的鼻子,“谢谢你。”


-------------------------------------------


感觉到靠近的动作,克劳德从半梦半醒的状态里醒来。这还是深夜的时分,他周围的环境和以往一样诡异的安静,所以什么东西----

“你是神罗雇佣的最执着的士兵。”一个有着他所见过最美丽的脸,他所听过最美好的声音的男人出现了,他穿着一身黑衣,正在好奇地凝视着克劳德。在光线之下,他银色的头发闪烁着,这一幕不可思议的熟悉...

“海妖,”克劳德喘了一口气。

“海妖?”男人困惑地重复着。

克劳德感觉到脸颊尴尬地变红了,那天他并不是故意看见他的。“没什么...你是谁?”

“我住在这附近。”男人回答,善意的无视了他之前的反应。那么他给自己的身份是一个附近的村民。“米德加的神罗国王时常会派遣雇佣兵来杀死巨龙。然而通常他们连一天都呆不够,更不要说一个星期了,所以我很好奇这点。”

“他还是在骗我,”克劳德不得不提醒自己,自我嘲讽着。

“至少你比其他人勇敢,在你之前的人根本不值得这种尊重,他们和巨龙一碰面,尖叫一声然后就逃跑了。”男人得意地笑着,显然从这里得到了娱乐。这把克劳德从他苦涩的思绪里拉出来了。

“你相当了解这一切,是吗?”

“我...我偶然看见过之前的挑战者。”男人侧着头,这是个熟悉的姿势,但克劳德一时还想不起来它的来源。“你不再追逐着那条龙了,但为什么你还在这里?”

克劳德叹气,“我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当男人附和时他脸上的表情难以辨认,“我看见了。”

“你的名字?”克劳德询问着,想要转移话题的方向。同时无可否认,他自己也对男人也很好奇。

“萨菲罗斯。你呢?”

“克劳德,”在萨菲罗斯说话之前,克劳德马上补充,“这并不像个雇佣兵的名字,我知道。”

“克劳德,”萨菲罗斯说,克劳德相当喜欢他的名字被这么优美的声音说出来,就像每一个音节都带着喜爱的味道,被深深品尝过一样,“我喜欢这个名字。”

克劳德不得不清了清喉咙,然后再开口,不然他说话就要走音了,“你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

“我很荣幸。”萨菲罗斯微笑,“现在我要离开赶路了。抱歉吵醒了你。”

“我不介意。”克劳德马上回答,当萨菲罗斯给了他一个愉悦的目光时匆匆忙忙地更正,“我的意思是,没关系。”

他凝视着萨菲罗斯的背影,直到他完全消失在视线里。


-----------------------------------



以前他一天大部分的时间里都放在了和龙战斗上。但现在他再也没有这个必要了,他发现自己除了四周闲逛外,没有什么事情好做。

他的双脚将他带到了一个洞窟前。当他越往里面走,洞窟的空间就越开阔,知道他发现了坐在一堆金币上的巨龙。“这就是你过夜的地方吗?”他留意到了巨龙周身令人颤栗的气场,这一次它是真的摆出了危险的姿态。

克劳德耸耸肩,“如果你是我的敌人的话,我绝对会试着偷走一些纪念品的。”他嘲笑着巨龙摆出的谨慎的样子,“现在我倒是觉得你真是一只典型的龙了。”

巨龙向他喷出了一口烟雾,当它看到克劳德不高兴的样子后,它的心情显然变得愉悦了。

------------------------------------


晚上,当萨菲罗斯出现的时候克劳德还醒着。他太过专注于思考了...也许萨菲罗斯能回答他的一些问题。“你挺了解这个地方的,对吗?”

“嗯哼?”

“你对那头龙有什么了解吗?”

令人好奇的是,萨菲罗斯脸上的表情变得机警,“你为什么这么感兴趣?你发现了它的洞窟吗?”

克劳德抬起一边眉毛,“你知道了?”

萨菲罗斯点了点头---这又是克劳德熟悉的一个动作。“但我不会帮你偷走巨龙的任何东西的。”

克劳德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一开始是龙,现在是你?我也许是个掠夺者,但我还有着良心。那条龙帮助过我,我不会背叛它的。”

萨菲罗斯沉默了一段挺长的时间,然后探究地看着克劳德,发问,“你要知道些什么?”

“它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为什么神罗国王要杀死它?”克劳德感觉到这背后一定有着一个有趣的故事。

“大概十年前,巨龙第一次出现在这个地方,”萨菲罗斯回答,“但我也不怎么知道神罗国王要杀死它的原因。我听说过这和一个诅咒有关。”

“一个诅咒?怎样的诅咒?”

“一个强力的诅咒,期限是永久的。”

这样的诅咒真的存在吗?克劳德从来没有听说单单一个诅咒可以有这样持续的效果。

“现在是我问问题的时候了。”克劳德之前没有留意到他们是在轮流这样发问问题,“似乎你从来没有害怕过那条龙。为什么?”

克劳德皱眉,“为什么我要害怕它?”

萨菲罗斯给了他一个古怪的目光,“大部分的人都会觉得这样一头龙是怪物的。”

“那么这次大部分的人都错了。”迎着萨菲罗斯怀疑的目光,克劳德详细地解释,“当我看着它的时候,我没有觉得它是怪物。”

“你看到了什么?”

“美丽而强大的生物。”克劳德耸耸肩。

萨菲罗斯沉默的凝视着他,仿佛这时间要持续到永恒。克劳德开始疑惑他是不是说错了什么,然后萨菲罗斯忽然笑了起来,笑声低沉而真诚。

“我有那么好笑吗?”克劳德对于他的反应并没有任何异议,只是他不觉得他的话能让萨菲罗斯露出这么好看的笑容。

萨菲罗斯摇了摇头,当他回答的时候声音里面明显染上了笑意,“不,你真是太有趣了。”

萨菲罗斯说最后一句话的样子让克劳德怀疑这后面是不是有什么隐藏的深意。


----------------------------------


当克劳德第二天遇见巨龙的时候,他正赤裸浸在湖水里,想要把他外衣上顽固的污迹洗干净。

“你知道的,我没有替换的衣服。”他向巨龙解释,即使他觉得它不会关心他现在赤裸的原因。

巨龙拒绝和他对视。“如果你想的话,我能帮你洗澡。我保证会洗得干干净净的。”

在一眨眼后,巨龙飞走了,留下被它的行为困惑的克劳德。

真奇怪。

他记下了不要在龙旁边谈论洗澡的话题这一点。

-------------------------------------

当那天萨菲罗斯来拜访克劳德的时候,在篝火的照耀下,他的脸颊泛上了不易察觉的微红。当他递给克劳德一叠衣服的时候,他没有看着克劳德的目光。

“这是什么?你在对我表示同情吗?”

萨菲罗斯嘲笑着克劳德,“我只是在扮演一个好邻居而已。”最后他看着克劳德,“你可以住在城堡里。我有时会住---停留在那里。比起在野外,那会更加舒服。”

“好吧,谢谢你...”

他们之间笼罩着沉重的沉默,克劳德不得不打破它,忍不住要问萨菲罗斯,“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被这样善意关照着对于克劳德来说是少见的,老实说,克劳德并没有期望过有人这样做,和他的职业无关。萨菲罗斯当然没有必要把时间和他一起度过,但他却这样做了。

“我才应该是那个想要问的人...”萨菲罗斯低声这样说,让克劳德更加困惑了。

不幸的是,时间已经接近黄昏,到了萨菲罗斯离开的通常时间了。

他以后一定要问萨菲罗斯这个问题。

------------------------------------

当不用死死挂在巨龙背上,担心自己会一命呜呼的话,坐在龙背在天空中飞翔的感觉很好。

“你太棒了,”当他们落地时克劳德说,他的身体因为在高空中滑翔而颤栗。抱着巨龙的头,克劳德在它双眼之间印下一个飞快的亲吻。


-----------------------------------

接受了萨菲罗斯的意见,在日落之后,克劳德停留在了城堡里。点着了火炬,他正在找什么能用得上的东西时,萨菲罗斯进来,拿着一个装满了东西的篮子。

当他看见克劳德在那里时,萨菲罗斯满意地笑了,“晚饭很快就好了。”

“你不需要---”

“我想这样,”萨菲罗斯轻松地打断了他,没有看克劳德就开始忙活了。

不可思议地,晚饭弄好了。克劳德几乎要为精美排列着的食物惊叹了,他好久,好久都没有吃过这么好的东西了。

晚饭后,萨菲罗斯带着克劳德游览了城堡,不同于上次匆匆忙忙的浏览,克劳德好好欣赏了每个细节。似乎萨菲罗斯相当熟悉这座城堡。

能看见萨菲罗斯的另一面是有趣的,甚至令人愉快的。

-----------------------------------


无所事事地躺在巨龙身边,看着天上的云朵,克劳德朝它大声喊,不在乎是否能得到一个答案,“你知道一个叫萨菲罗斯的人吗?”

当然,巨龙没有回答。克劳德甚至不确定它是不是醒着。“我想要亲吻他,”他坦诚了他完全不可救药的渴望,“从我看见他笑的那瞬间我就想这样做了。”

巨龙发出了一声类似于咳嗽的声音。

----------------------------------


“你能够帮我洗澡吗?”萨菲罗斯突然平淡地问。

克劳德几乎要咳嗽了,好的好的好的好的。“当然可以...”

事情比他预料的发展得更好。他不是一个自作多情的傻瓜,而萨菲罗斯的态度则如克劳德期望的明显。他可以说这个进展太完美了,知道萨菲罗斯转过来面对他,直到克劳德看见几滴小水滴松松地,从萨菲罗斯的唇边迷人地落下。克劳德感觉自己的嘴唇发干,只有那些水滴才能解决他的饥渴。

当他半闭着眼睛,慢慢向萨菲罗斯靠近,他感觉到萨菲罗斯也是一样动作,他们的心跳加速,呼吸纠缠的时候,萨菲罗斯突然往后退,“我必须走了,”他抱歉地,从克劳德的视线里匆忙地离开了。

然后克劳德留意到这刚好是黄昏的时分。


-------------------------------------


克劳德留意到他的生活开始走向常规,白天和巨龙一起度过,一起捕捉猎物,去他想要去的地方兜风---晚上则和萨菲罗斯一起,谈话,过招,有时一起做饭。令他最为惊奇的是他十分满足于这样的新生活,几乎没有怀念起他过去的日子。他从来没有要离开的念头,甚至当巨龙表示可以把他带到他梦想要去的地方时也没有。

当然,神罗国王可能认为克劳德和他之前的雇佣兵一样逃跑了,于是又派了一队新的人来捕杀巨龙。

克劳德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把他们赶出了这片地域。不幸的是,他祈祷着不要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巨龙再一次出现在他们面前。在这心神不定的一瞬间,克劳德没有留意到其中一个雇佣兵瞄准了他的要害,直到巨龙为他挡下了这一击,它的胳膊被严重击伤了。

即使感受到了明显的疼痛,巨龙还是向那群雇佣兵喷出了火焰,他们全都尖叫着逃跑了。

克劳德冲向巨龙,极度的担忧让他要疯掉了,“你为什么要出现?为什么要为我挡下攻击呢?”克劳德一边斥责着,一边照顾着它。“该死的,我没有魔药了...”

他临时用绷带和草药给龙包扎,毕竟萨菲罗斯的书确实是有些用处的。不停歇地,克劳德一直照看着巨龙,直到太阳开始消失在地平线。这个时候巨龙开始移动它的身体,克劳德嘘了它。“不,不。你不能离开我的视线。”巨龙发出了显然是抗拒的声音,但克劳德不想要满足它这种自我保护的需求。当克劳德正要大声说话的时候,一阵明亮的绿光爆炸了,巨龙的身影慢慢消散,克劳德的话堵在了他的喉咙里。

躺在他面前的不是巨龙了,而是一个赤裸的男人,一个克劳德十分熟悉的人。

“我并不希望你以这样方式发现的。”萨菲罗斯因为疼痛而抽搐着。他整条胳膊都是血淋淋的,正在非常缓慢的自我愈合,上面松松地挂着克劳德给他另外一个形态包扎的绷带。

所有的事情都对上了。一切变得是有意义的。

沉默地,克劳德又在给萨菲罗斯的这个形态寻找合适的绷带。当萨菲罗斯想要说话时示意他保持安静,弯下身亲吻了萨菲罗斯的眉毛。“你可以之后在跟我解释,现在你需要休息。”

萨菲罗斯看起来并没有相信他的话,但他还是点了头,疼痛和筋疲力尽使他很快陷入了沉睡。


------------------------------------

“你还在这里?”当克劳德从他研究的地图中抬起头时,他发现萨菲罗斯正在挣扎着盯着他。

“不要表现得那么惊讶。”老实说,这就像是克劳德曾经离开过他一样。

“我只是想---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克劳德微笑着,因为萨菲罗斯脸上的被冒犯和挫折感而觉到愉快。“第一,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第二,至少现在我知道了你消失的原因。”

“我的故事并不那么有趣,”萨菲罗斯提醒他。

“我知道。”如果这和一个永久的诅咒有关的话,事情是可想而知的。

-------------------------------------

当萨菲罗斯十一岁的时候,他被一个背叛了他国家的魔法师抓住了。他诅咒萨菲罗斯白天会变成龙,晚上才会回归人类的形态。这诅咒没有办法治愈,没有方法解除,他的一生都要如此度过。

作为王国未来的继承人,这样的诅咒的后果太可怕了。上一任的女王,萨菲罗斯的母亲,把他送去了这座城堡里,并且送了一队侍从和骑士保护他。不得不将萨菲罗斯隔绝在公众的视线里让女王很难过,但萨菲罗斯深深相信着他不会永远保持着这个样子,所以当她死后,他原谅了她。

然而当他的叔叔掌管了国家之后,事情发生了剧变。萨菲罗斯的叔叔遣散了所有的侍从和骑士,留下萨菲罗斯独自一人生活。变得多疑的新任神罗国王甚至派遣雇佣兵追杀萨菲罗斯,想要解决他王座的威胁。

“我学着接受我是谁,成为龙赋予了我第二种天性,而我也并不想要那个位置。”

“那个混蛋国王不知道他的计划是完全没有意义的,这真是太可惜了。”克劳德的内心被心痛的愧疚感淹没了。就像是知道克劳德在想什么似的,萨菲罗斯伸出了他完好的手臂,把克劳德搂得更近。

“当我醒来时,你为什么在看地图?”萨菲罗斯凑近克劳德的嘴唇问。

克劳德需要更多的自制力不要把他们俩的嘴唇牢牢而热烈地继续黏在一起,“我想要计划把这周围都设下陷阱,避免更多的雇佣兵出现在这里。”

萨菲罗斯轻易地从他的话里得到了暗示。“你会留下来?”男人的声音是喘息着的低语,带着复杂的各种情绪。

“是的。”

克劳德想过和萨菲罗斯接吻将会是一种令人头昏目眩,十分美妙的经历,事实也确实如此。这是带着热量,爱慕,热情和需求的,带着挑战性,和令人沉溺的颤栗,让人飘飘欲仙。

“我说过的,不要表现得那么惊讶。”当他们分开时,克劳德喘着气说。

---------------------------------------



当下一批雇佣兵到来时,克劳德和萨菲罗斯让他们后悔了接下神罗国王的任务。



【END】

评论(5)

热度(146)